起底网络直播灰色发展史:生于高尚 触礁于低俗

  13年前的2005年,一家叫9158(谐音“就约我吧”)的网站在视频聊天室中开启了一个新功能,网友展示才艺吸引其他网友的观看,如果观看者满意,可以向展示者支付一定金钱。

  原本自娱自乐的国内网络直播自此走上商业化征程。让粉丝掏钱打赏,成为主播和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;为吸引打赏,网络直播的江湖里上演了一幕幕“狗血剧情”。

  近期刷屏的斗鱼前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,就凭借“萝莉变大妈”的闹剧,让本已被人遗忘的网络直播再次走入大众视野。

  如果仔细捋一捋时间线年来,“萝莉变大妈”这类闹剧并非孤例,而是行业普遍现象,特别在娱乐直播领域,刷粉丝、刷礼物、扮丑等乱象,相比“乔碧萝殿下”的“萝莉变大妈”,有过之而无不及,而且如附骨之蛆难以去除。

  1985年7月13日,“拯救生命(Live Aid)”演唱会在伦敦温布利体育馆开幕。这场慈善演唱会堪称史诗级,不仅云集U2乐队、乔布斯的偶像鲍勃。迪伦、前披头士乐手等天王级歌手,还创造了直播打赏这一崭新募捐方式。

  直播打赏鼻祖爱尔兰朋克乐队布姆镇鼠(The Boomtown Rats)的主唱鲍勃。盖尔多夫。图片/网络

  演唱会的发起者为爱尔兰朋克乐队布姆镇鼠(The Boomtown Rats)的主唱鲍勃。盖尔多夫。当时除温布利体育馆的现场演出外,还向全球做了卫星转播。

  但音乐大咖们的卖力演出,并没有点燃观众的募捐热情。演出进行7个小时,只筹到120万英镑。气得双脚跳的鲍勃冲进BBC演播厅,对着麦克风大爆粗口:“去……都赶紧给我捐钱!”

  鲍勃粗口喊麦,演唱会并未陷入混乱,相反惊恐之下,粉丝们捐款速度火箭上升,使电话热线亿美元。

  鲍勃也因此成为直播打赏鼻祖,其路数也被如今的网络主播沿用:以秀场表演聚集粉丝,向粉丝喊话(和粉丝互动),要求粉丝为自己的表演打赏。

  更重要的是,绝大多数主播缺乏鲍勃那样的专业艺术素养,粉丝也不傻,怎么办?穷极手段讨好粉丝。于是,打色情擦边球、扮丑、疯狂秀下限等就成为很多主播吸引流量的必修课。“直播造人门”、“直播脱衣门”等低俗事件接连爆出,不断挑战社会良知,刺激公众眼球。

  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,斗鱼、虎牙直播、YY、熊猫TV、战旗TV、龙珠直播、六间房、9158等主流网络直播平台均被列入查处名单,其中斗鱼、虎牙和熊猫TV更是平均每月被点名一次,

  当一家网络直播平台触礁于内容低俗,可归咎于管理层失职,但几乎整个行业都集体沉沦时,只能说整个行业都病得不清。

  也是在那一年的4月23日,小米掌门人雷军直播首秀,观看者超过8万人,狂收星票超过21万。雷军直播是为小米旗下产品小米直播背书,但对普通人来说,直播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玩法,即时、新鲜、刺激,吸引了大量人参与。据统计,截至2016年6月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25亿,占网民总数的45.8%。

  2016年年中,资深直播行业投资人、花椒直播原CEO吴云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这样描述行业:“直播起于秀场,闻名于明星,成于社交,正名于内容,赚钱于打赏及广告,疏于监管,变现于上市,衰于互相拆台诋毁,触礁于色情,亡于下一代技术兴起。”

  宣称投入20亿扶持素人主播(梦想直播注册资金实为10万元),拍摄1000部网剧,把梦想直播打造成明星流水线;

  通过在纽约纳斯达克大屏和东京银座等世界地标性建筑上打广告,炒作梦想直播知名度;

  连夺南方传媒研究院“2016年下半年增长最快APP”,以及《互联网周刊》“2016年度直播互动APP”榜首两项大奖,把梦想直播包装成业界黑马;

  2017年1月10日,上线个月的梦想直播宣布完成Pre-A融资,资金规模达到数亿美元。

  但从其合作方透露的信息看,梦想直播20亿元明星流水线计划仅停留在纸面,世界地标性建筑上打广告其实和微商炒作手段类似,花费也仅有几万元人民币,所谓的数亿美元融资额其实仅超千万元人民币,融资数据和经营数据注水严重,而亮相戛纳电影节仅仅是蹭热点而已,团队根本不是戛纳电影节举办方嘉宾。

  过度包装并没有让梦想直播从“千播大战”的惨烈竞争中脱颖而出,炒作最热的2017年上半年即曝出拖欠200余位主播工资的消息,半年后梦想直播因涉黄被关停,印证了其创始人吴云松所言直播平台将“触礁于色情”。

  2017年7月3日,以蛇精舞扬名的韩国第一女主播尹素婉在微博手撕王思聪和熊猫TV(后更名熊猫直播),讨要被拖欠的薪水。早在一个月前,尹素婉就在微博发布公开信,曝光熊猫TV承诺的2000万签约金只是炒作而已,不仅签约金未到位,还拖欠应付的薪水。

  平台大肆炒作,平台上的主播也是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”,将灰色运作模式发挥到极致。

  大量中小主播没有网红主播的资金实力,怎么办?答案是拉低内容的下限,吸引关注,于是打色情擦边球、生吃XX、扮丑等路数火力全开,刮起一股又一股妖风。

  直播平台肆意炒作的逻辑,是通过吸引流量,引来资本关注和融资,获得继续烧钱的资格,熬死对手,赌的是笨资本会上钩;主播们的逻辑则是,粉丝/观看者和主播之间是信息单向透明,主播处于信息强势地位,随意刷数据、刷礼物诱导打赏,粉丝/观看者只能像傻瓜一样埋单。

  但是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瞎混的线年被称为直播元年,当年底,全国共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,涉及总金额达108.32亿元,行业热得发烫,互联网公司要是不和直播带点关系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玩互联网的;然而,仅仅一年半后,整个行业就步入冰冻期,热闹的“千播大战”变成“千播倒闭”。

  小平台死的早,大平台死的晚,大小都是死,网络直播行业的这首凉凉曲,唱起来真的是凄凄惨惨戚戚。

  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  新浪游戏APP为广大玩家提供最及时、最个性化的聚合订阅游戏资讯,以及业内最丰富、最具价值的游戏礼包资源,首测资格、稀有道具,成为高玩就这么简单。新浪游戏APP论坛力求打造一个属于所有玩家的超大朋友圈,为玩家的生活增资添彩。新浪游戏秉承为玩家提供优质服务为宗旨,不断优化创新,让我们一起创造快乐!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